当前位置:新力两性老婆一再出轨我却仍痴心不变
老婆一再出轨我却仍痴心不变
2022-09-23

笛声(化名)是一大早从孝感赶来的,在有冷气的大厅里坐定后,似乎还带着一路的风尘,加上他一脸的忧心忡忡,让我感觉眼前灰灰的。人的情绪是很容易受感染的,我的心也随之灰灰的。我想,这个中午对我来说肯定是灰色的了。

笛声来的时候,手里拎着一包东西,是满满一包照片。他异常平静地给我们介绍照片上他美丽可爱的女儿,以及让他一次次伤心的妻子。

奇怪的是,他们一家三口每人的照片都有,就是没有一张三口之家的合影。更令我惊异的是,那一堆照片里,居然还有他妻子跟情人的合影。

看着照片里那个曾经意气风发、英气逼人的男青年,我很难将之与眼前一脸沧桑风尘的笛声联系起来。而从照片到眼前,仅仅才几年的时间。

看来,生活对人的改变真是太大了!

笛声不紧不慢地讲着,语调平稳得如小河流水,但偶尔也有抑制不住的颤音,那颤音似乎是被胸中的悲抑之气挤出来的。

我和薇(化名)的相识缘于1995年夏天的一次“英雄救美”之举。

那年我在哥哥开的轧钢厂上班,因为吹得一手好笛子,常常和朋友们去体育馆切磋。

一天晚上,我们练完笛子后准备回去,突然看到拐角的黑暗处一个小混混正对一个姑娘动手动脚,我想都没想,一个健步冲上前去。

小混混见我们人多,赶忙溜走,我和薇就这样认识了。

薇的老家在河南,她在体育馆附近的一家工厂上班,也经常去体育馆玩,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自然而然地开始交往了。

薇说她喜欢听我吹笛,悠扬婉转,如风行水面,拨动人的心弦。

我喜欢看她趴在我膝盖上如痴如醉望着我的样子:柔发垂肩,娇小玲珑,明净的眼中,没有一丝杂质,像一汪清澈的湖水。

我决心用我的一生去呵护这个趴在我膝盖上的女孩。

一个月后,我们就同居了,过起了小家庭生活。不久,她远在河南的父母得知我们同居的事后,赶过来将她带了回去,但一个月之后,她又偷偷地跑回来了。

她父母见我人老实可靠,也就没再干涉,但要求我在城里买一套房子。从那时开始,我拼命打工挣钱,希望能在城里买一套房子,热热闹闹地迎娶薇过门。

没事的时候,薇会整天跟着我,就像我的一个小尾巴,也不多说话,娇娇柔柔的样子,惹人怜爱。

我经常带她出去玩,还教她跳舞、吹笛。她的日记里记的全是我,我知道她是真的很爱我。那时的薇是那么的单纯,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底。

1996年3月8日,我们结婚了,虽然我没能在城里买下房子,但薇还是嫁给了我,我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。

结婚后她辞去原来的工作,在家全心全意地照顾我的饮食起居,就连怀孕期间她都会挺着大肚子包了饺子送到我的工作单位去。

回忆中,笛声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为人觉察的喜悦,但马上又被沉重抑郁的表情所代替。

1996年12月,女儿出世了,我们的小家更幸福温馨了。我以为这样的幸福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,可谁知……

(责任编辑:zxwq)